扶筝

成亲(追凌)

ooc 预警
小学生文笔,请放心食用

————————————————————————

“蓝思追,告诉你个事。”金凌坐在蓝思追的对面,看着他读书时聚精会神的脸说道。

蓝思追听了放下书,看向金凌微笑道:“怎么了,阿凌是有什么好事要同我说吗?”

说完,便见金凌的脸红了红,眼珠子开始四处乱瞟,似是不自在的说道:“嗯……就是、那、那个我下月要……”说到这里便没了下文

“下月?下月怎么了,阿凌不必跟我害羞。”

金凌揉了揉袖口上的衣服,叹了一口气道:“那个……我下月就要成婚了,便邀你和蓝景仪来参加。”

蓝思追听了呼吸一滞,心口蓦的一痛,原本微笑的脸也慢慢地凝固、僵住,眼睛也黯淡了下来,似乎周围的世界没了色彩。随后一字一句一字一顿道“那蓝愿先恭喜金宗主了……”

金凌摆了摆手道:“无妨,你可是我的好兄弟,不必如此客气。”

好兄弟……只是好兄弟吗?金凌啊,你知道我对你的情感不单单是如此吗?

蓝思追强忍住心中难以名状的痛,调整好,扯出了一个自认为满意的微笑说道:“是哪家的仙子被阿……金宗主看中了。”

只见金凌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朗声道:“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子罢了,虽是普通,但我很喜欢她。”

金凌说很喜欢她,很喜欢。

心中那种难以名状的痛又袭上来,蓝思追蓦的睁眼。

是梦啊,只是一场梦……

蓝思追喘着粗气,头上冒着冷汗,可见被这场梦吓的不清,他攥着胸口的衣服,嘴里不断的说着:“阿凌,阿凌……”屋外的清风吹干了他的冷汗,蓝思追翻来覆去,眼睛总是没法合上。

这一夜蓝思追算是彻底的失眠了,就连蓝景仪去找他去上早课时,他都是蔫蔫儿的,提不起精神。

“思追,你是怎么了,病了吗?”蓝景仪关切的问道。

蓝思追无奈的笑笑温声道:“没事,景仪,只是做噩梦,没睡好罢了。我会调整的,不用管我。”

“那、那思追你快点儿调整,不然早课迟到了,就又要抄家规了。”说完蓝景仪就连忙去上课,连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都忘了。

蓝思追猛的摇头,想清醒清醒,但是越摇越晕,最后索性放弃了。

一天下来,蓝思追还是那副好学生的模样 ,他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去想昨晚上的事。

“思追儿,你在这儿呢,可让我一顿好找,快快快,咱们去喂兔子去。”魏无羡见了蓝思追拉着他就走。

须臾,蓝思追才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魏前辈,我今天有些不适,先回去了,还请魏前辈见谅。”说完就走了

留下魏无羡一脸懵逼,但是随后魏无羡就开始若有所思起来。

回到屋里,蓝思追衣服都没换,就一头栽在床上。

梦里的事,怎么会当真呢,毕竟梦和现实是相反的,蓝思追,你别在想了,人家金宗主喜欢谁你有半毛钱关系呀,至少他还是把你当朋友的……

“唉……”蓝思追重重的叹了口气,不再想。

几日后。

“思追,思追大小姐来了!”一听这话,蓝思追立马冲了出去,这几天他已经想好了,准备想先下手为强,如果金凌同意了,那么就是一桩美事,如果不同意,至少、至少还可以做朋友。

见到金凌,蓝思追就立马开口:“阿凌,我有事要和你说!”

谁知金凌也连忙开口说道:“蓝思追,我有事要和你说!”

俩人大眼瞪大眼,沉默了好久。于是蓝思追就开口打破沉默:“既然如此,那阿凌先说吧。”

金凌见了立马上来询问:“思追,你怎见金凌的脸红了红,眼珠子开始四处乱瞟,似是不自在的说道:“嗯……就是、那、那个我下月要……”说到这里便没了下文。

“下月?下月怎么了,阿凌不必跟我害羞。”蓝思追只是觉得眼皮突突的跳,感到事情隐隐有些不妙。

金凌揉了揉袖口上的衣服,叹了一口气道:“那个……我下月就要成婚了,便邀你和蓝景仪来参加。”

果然梦里的事情与眼前重复在了一起,蓝思追感觉心力交瘁,便软瘫在那。即使做好了失败了的打算,可为什么心还是这么痛?

金凌见了立马走了过来:“思追?你怎么了?

蓝思追抬头看他,心里有说不尽的悲凉。为什么?阿凌我心悦你的,你知道吗?我心悦你!我不想和你只是单单的做兄弟关系啊……“阿凌,我……”

还没说完蓝思追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思追,你醒了?”一睁眼便看见蓝景仪担忧的神色“思追,你是受了什么刺激了,还至于晕过去?”

蓝思追没有回答他,反问道:“金凌呢?”蓝景仪有些不满道:“亏你还去想他,你知不知道你一晕倒之后,他没过多久就走了?”

听了后蓝思追心口疼得跟厉害了,但却还为金凌辩解:“可能是阿凌太忙了吧……”一想到金凌下月成亲,蓝思追的心就愈痛一分。

呵,蓝思追,都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

自那天后蓝思追都是默默地修炼学习,企图用这些来麻痹自己。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金凌大喜之日,本来蓝思追是想让蓝景仪帮他告个假的,但是魏无羡和蓝忘机(准确来说是魏无羡)非让他去,他也就拒绝不得了。

路上,他听到魏无羡说了一句:“对不住了,思追儿 我这是在帮你。”就后颈一痛,晕了过去。

醒来后,蓝思追只觉得眼前一片红,头上似乎盖了什么,便顺手一揪。

额……哪来的红盖头?瞬间,蓝思追有一种被魏无羡和蓝忘机抛弃了的感觉。然后他低头一看,竟发现自己穿了喜服。

难道……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蓝思追不由得提高了警惕。

“吱呀”一声,门开了,四目相对,蓝思追似乎明白了什么:“阿凌,你、你这是要娶我吗?”原来魏前辈打晕他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啊。

金凌的脸红暴了说道:“怎么,你蓝思追还不愿意啊?”蓝思追摇头道:“不不不,我当然是愿意的,阿凌原来这么喜欢我的吗?”

金凌的脸又红了一分说:“切,你以后就是我兰陵金氏的主母了,要听我的!”

蓝思追终于放下这几天一直压在心里大石头,笑的眉眼弯弯,好看极了:“这是自然,那阿凌要是娶我的话就直说,害得我担惊受怕的。”

金凌见了他这副模样,不由自主的走过去,抬起蓝思追的下巴说:“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说完就亲了下去。

蓝思追只是一愣,但立马反应过来,夺回主动权。

许久两个人才分离开来,蓝思追看向被吻的有些神志不清的金凌笑着问道:“阿凌怎么突然要骗我,你知不知道快吓死我了?”

金凌不满道:“谁骗你了,我这不是真的成亲了吗,看你太老实了,想戏弄戏弄你的,结果你还当真了,真是禁不起骗。”

蓝思追笑了笑把他的抹额摘下来,放在金凌的手上,笑道:“那是因为骗我人是你 所以我才禁不起骗,现在阿凌我应该要讨点儿利息吧?”

金凌见他这样,不禁有些慌道:“你、你要干啥?别仗着我喜欢你,就欺负我,我可是你相公!”

月光洒进屋里,俩个少年紧紧相拥,激烈的诉说对对方的爱……

————————————————————————

可能后面会写车,我说的是可能啊,但我会尽量去写的(๑•ั็ω•็ั๑)多多支持!

评论(5)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