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筝

如果你魂穿到宁婴婴身上……(一)

如果你魂穿到宁婴婴身上……

瞎扯的脑洞

ooc 注意

原文向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咳咳,这么神奇的脑洞,怎么会有雷同?)



“唔……什么情况?”你看了看眼前的古风装饰,觉得一时的诧异。

我,我不是在街上买东西吗,怎么到了这种地方,什么啊?我难道穿越了……就算是穿越能不能给个提示啊!什么鬼啊?!

“ 婴婴,快快快,魔族人入侵了,快快,我们先去挡一下,等师尊他们出来!”你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个长的,嗯……大概是尖嘴猴腮的人拉了出去。

喂,兄弟,你……什么情况,我不认识你啊!

保险起见,你觉得先把疑问先压下来,看看情况再说。

你边跑边观察着周围:整座山峰仿佛烽火狼烟四起,四处都是慌乱奔走的弟子们,告警的钟声响成一片。

……刚刚一来就碰到了头疼事,真真是醉了。

这时一个长得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秀雅青年,手里握着扇子,走在了前面,后面还拉了一长溜的刚刚还害怕的不行,现在却满脸正义的弟子。

在你看来,好像他们似乎不是去抵抗魔族入侵,反而是在……玩老鹰捉小鸡?

虽然不知道怎么了,但是为了装装样子,所以你也加入了其中。

金碧辉煌的殿前,群聚着一百多个散发着魔气的异族。

你还从未见过这样在电影,电视剧里面才见到的‘壮观’景象,不由自主的往前面凑了凑,刚刚凑了半拉,就被人拉了回来:“婴婴 前面危险,不要再往前面凑了。”

你只好扫兴的把身子移了回来。

你看见这一场魔族入侵的领导者,居然是一名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

不由得叹道:在我们那,十五六的时候,大都还埋头苦学呢,哪有时间去干这样的大事啊。

那名少女造型特别杀马特,满头乌黑的长发梳成数条小辫子,肤色白皙,眼妆浓艳,嘴唇鲜红异常。大热天的穿得甚是清凉,几乎就是几条红色的纱幔围在身上,手腕脚腕都带着银色的环饰,满身的小铃铛随着她轻微的动作叮当作响。

啧啧啧,这位美女,社会啊!

你在周围扫视了一圈,看见了一个似乎还没张开的小帅哥,春心泛滥,想到:这么好看的小哥哥,一会儿必须撩一把!

这时一个胆儿肥的弟子,冲魔族喊到:“妖女!我师傅已经到了,看你还敢嚣张!”

只见那位魔族少女,变了变脸色道:“此次我族上山,原本就不是为了争斗。只是久闻中原苍穹山派人才辈出,我族人心中好奇,想上山切磋一番,探个究竟。”

那位脸上一派仙风道骨的青年摇扇道:“好说好说。但贵族既然是想切磋一番,又为何要趁掌门不在之时来切磋?为何要隔断虹桥?又为何要打伤我派众多弟子?没见过这么个切磋法。”

你觉得,这一幕似乎在哪里见过……怎么想不起来呢?

少女听了咬了咬唇,撩起了一缕垂落在脸颊前的散发,曼声道:“这位必定就是名动天下的‘修雅剑’沈清秋沈前辈了,果然百闻不如一见。是铃儿年轻,未能好好驾驭属下,若有得罪误会,还请仙师海涵。”

修雅剑,沈清秋,难道……我靠,我这是穿书了!!!

沈清秋,这不是人渣反派自救系统的“女”主角嘛,而且他也是个穿书者,还好,这本书,是你在‘腐女必看表列’上的一本书,剧情什么的,你也记得差不多,说不定,在必要时刻,启上一个剧透功能,也是不错滴。

话说回来,你刚刚醒来时,那个弟子叫你什么来着……‘婴婴’?难不成,你魂穿成了宁婴婴?!

……哇塞,这么好的身份啊!沈清秋的小弟子,与洛冰河关系也不错,原著中,还是冰哥的后宫佳丽。天哪,真是中了狗屎运了……也就是说,你在仙盟大会之前,有的是时间看主角的盛世美颜!

想想你就觉得兴奋。

嗯!要以宁婴婴的身份,好好干!你心里暗暗想到。

不过按照现在的进度,应该是到了沈老师让冰妹去大战魔族的那一段,那么这个社会的美女也就是纱华铃了

刺激。一来就碰上了重要剧情。

这纱华铃上山的目的就是为了杀入苍穹山派第一峰,夺取穹顶殿的招牌题字作为战利品,回魔界邀功。同时向人界示威。

半晌,沈清秋开口道:“那现在姑娘可有所结论?”

纱华铃不服气道:“虽然现在我族处于弱势,那也只是因为你们人多势众。所以,铃儿不敢断然下结论。”

你听了,不由得吐槽到:啧啧啧,真不要脸,魔族能和人比吗,你一个普普通通的魔,戳死一个人,再简单不过了。

我们沈老师真真是装逼技术一流,摆长辈架子摆得如鱼得水,道:“哦?”

纱华铃轻启朱唇,说出了一个看似公平正义的方法。“不如我们各自挑选三名代表,进行三场比试。”

嘁嘁嘁,不自量力,真好意思说。

剧情一丝不差的进行,我们沈大大对战魔族独臂长老时,那叫一个精彩绝伦,装逼装的功力深厚,那可不是盖的,你恨不得把手机拿过来,录个‘现场直播’。

比试完之后,就算不看原著,以你一个现代人的思维分析,沈大大就是面上没有表示出来,心里肯定是爽到飞,毕竟哪个会装逼的人装逼成功了,会不爽啊?

第二场,上场的就是柳溟烟和纱华铃。

看看人‘柳宿眠花’多大气,再看看纱华铃,啧啧啧,同位原著冰哥的媳妇儿,差距这么大。你心里暗暗想到。

当然不出所料,柳溟烟败下阵来。

柳溟烟走到沈清秋前,“弟子落败。有辱使命,请沈师叔责罚。”

沈清秋道:“你有这份责任担当,已是不易,胜败乃常事,无须在意,日后赢回来就是。”

这第三场,就是本文前期小白花,洛冰河上场。

一想到洛冰河,你的心驰就不由的荡漾:冰妹,冰妹啊!帅帅的冰妹,虽然人家名草有主 ,但是看上俩眼,也会幸福的升天的啊!

“洛冰河,你,出来。”

沈清秋指了指洛冰河,你顺着沈清秋的手,看向他所指的人,发现沈清秋指向洛冰河的方向,就是一直站着自己旁边的一个人,现在他的脸色似乎还惨白一片,但就算惨白,也掩盖不了他那帅的一塌糊涂的脸,咳咳……虽然没长开。

瞬间,好像一道闪电顺着你,当头劈下。

……emmmm,洛冰河竟然一直站在自己旁边啊!旁边啊 !为什么自己没有发现!

刚刚那个胆儿大的弟子,脸也白了期期艾艾叫道:“师尊……派这小杂……派洛师弟上场,不太适合吧?”

这时,突然有一个人碰了你一下,毁了你美好的幻想,你颇为不满的回头,只见那名弟子咽了咽口水,道:“师妹,这小……洛冰河上去了,你不担心吗?”

此话一出口,你便愣了愣:对耶,宁婴婴在那时,是哭天喊地的不让洛冰河上场的,竟然自己已经穿到了宁婴婴身上,也得意思意思吧?

你对着自己的胳膊掐了一下,尽量摆出一副急得眼泪都出来了的样子,顺势抱住了洛冰河的胳膊,非常形象的跺了跺脚道:“不要不要不要!”

天哪天哪,我、我抱住冰妹的胳膊了啊啊啊!!

沈清秋见状挑眉,呵斥道:“我说让他上就让他上,你们对为师的决定有什么不满么?婴儿,放开他。”

无论如何,这洛冰河是肯定要上的,你心里也没报太大希望。

然而洛冰河安抚地拍拍她,虽然脸色苍白,却语音坚定道:“师姐不要担心。我虽然不中用,但既然师尊派我出场,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就算拼了性命,也不能丢本派的脸。”

啊啊啊啊,冰妹拍我了,啊啊啊!不行不行 ,我要矜持!

你为了保持演技,抹抹眼泪放开洛冰河的手臂,那模样看起来似乎不忍心留在这里看心上人挨打,跺了几脚嘤嘤嘤地跑了。

唉,虽然看不见冰妹打架了,但是!我抱了他的胳膊了,他还在安慰我啊,天呐呐呐!值了,看不见就看不见了

————————————————————

神奇的脑洞,多多支持哈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