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筝

如果你魂穿到宁婴婴身上……(二)

瞎扯的脑洞
ooc 注意
原文向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咳咳,这么神奇的脑洞,怎么会有雷同?)








没过多久,你就看见柳巨巨携乘鸾向苍穹殿飞过去。

没错,他没有御剑,只是提着剑,跑得像要起飞一样,从你身前“咻”得飞过。

嗯……柳巨巨都飞过去了,看来沈老师是中了不可解了。

即使已经知道了结局,但是当你看见沈清秋虚弱的爬在柳巨巨身上,洛冰河愧疚的跟在后面时样子,心里竟然泛起一丝心疼,一想到他们后面的路会更不好走,心里竟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每个故事里的人都有血有肉,有自己的特点,作为旁观者,我们对这些只是没有太大的感悟,但是身临其境,真的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洛冰河一直盯着沈清秋,跟着柳清歌走到竹舍门口,然后就不走了,默默的低头站在那里,甚至整个身体似乎都在颤抖。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你见状,走过去安慰洛冰河:“阿……咳,阿洛,师姐也知道这件事了,你也不太担心,柳师伯那么厉害,肯定有办法,就是不行,木师伯那么精通医术,肯定会解决的。”

果然,阿洛什么的,这么亲密的词,第一次叫,而且还是男主,还是有些羞耻。

洛冰河红着眼眶,缓缓抬头,眼神里藏着无助,害怕,愧疚,看向你:“师姐……是我,是我害了师尊……”

你的心不由的颤了一下,怪不得沈老师到后来只要洛冰河一哭就没办法了,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谁能拒绝的了啊?

突然不知该怎样说,总不可能说:阿洛,没事,师尊的毒这几年会压制,等你长大的,对师尊做双修之事,就可以解了,反正你们那时候但是两情相悦的……这怎么说啊?!

你想了想,把手小心翼翼的放在洛冰河身上拍了拍,道:“咳咳……阿洛,没关系,问题总比办法……我呸!办法总比问题多,肯定会解决的!”

洛冰河的眼眸闪了闪:“师姐,是真的吗?”

你挥了挥手道:“当然,你不相信师姐吗?”

说完你就后悔了,毕竟宁婴婴也是个毛头孩子,怎么会知道那么多,这让洛冰河怎么相信啊?

洛冰河小白花似乎没有考虑这么多,听你说了这番鸡汤,还是默默地沉浸在内疚之中。

“小畜生!就是因为你,师尊才变成这样,你说,为什么中不可解的,不是你!”听这话,你想都不想就知道,这肯定是明帆。

明帆向前跨了两步,揪住洛冰河的衣领,把他重重的摔到墙上,对着那帅气的脸庞打了两拳。

洛冰河闷哼一声,咳出了几口血,伸手胡乱擦了擦,大眼睛看着明帆,随后又低了下来,并没有还手。

明帆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对洛冰河又是打了几拳:“小畜生!我真希望是你中不可解,而不是师尊!师尊相信你,让你上场,你个没良心的,让师尊中毒!早知道,我就死也不让你上!”

下手这么狠啊,而且打人不打脸,明帆,你知不知道那是主角啊,这作死作的也没谁了。

小孩儿打架,你不是没见过,只不过这不是玩闹,是真打啊!洛冰河低下头,咬着嘴,忍受着明帆的拳打脚踢。

你终于看不下去了,赶紧拉开他俩,把洛冰河揪到旁边,对明帆说道:“行了,大师兄,你别说了,阿、阿洛心里也很难过,不过那有什么办法,魔族那么狡猾,谁会料到他会偷袭?有时间在师尊的竹舍前闹,不如赶紧想想办法!”

天哪,欺负弱小(划掉)冰妹,你良心不会痛吗?

明帆本就火冒三丈,又看见你护着洛冰河,现在更是窝火:“师妹!那可是不可解啊!那个妖女也说了,这药根本解不了!就算是木师伯,也未必会有办法!”

你明显感觉到你身边的洛冰河明显一颤,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只道:“行了,大师兄,我们别闹了,师尊肯定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我们先走吧,赶紧让师尊好好休息吧。”

明帆冷笑一声:“哼!洛冰河,你等着,如果师尊有事,你也别想好过!”

明帆在走之前,赏了洛冰河一个大大白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妈呀,啧啧啧,和事佬真难做,冰妹,姐姐我走了,剩下的靠你了。

“阿洛,师姐也走了啊。”

洛冰河似乎沉浸在内疚之中无法自拔,没有给予你答语。不过你也没管那么多,说完就走了。

嗯……接下来就没我什么事了,里仙盟大会还有挺长一段时间,可以悠哉一阵子了,不过啊,仙盟大会也没我什么事儿,有时间去浪。你边走边盘算。

几天后——

“师妹,师尊醒了!!!”

你一听,连忙跑出去,兴奋道:“师尊醒了?我要过去看看!”

这两天,你其实和洛冰河搭了好几句话,这孩子说十句话,有九句离不开沈大大,而且都是“师尊上待我特别好,以前肯定对我都是一些历练,师尊那么相信我,我我真的……”这样子,活脱脱一个刚刚恋了爱的邻家‘小妹’(划掉)。

这下沈老师醒了,冰妹肯定是会去的,照这情况,就是不看原著,不用脑子想也一定会知道的好伐。

这不,还没进去,你就看见了喜笑颜开,周身都冒着粉色泡泡的洛冰河。

如果你没记错的话,这是沈老师同意了洛冰河给他每天做饭,既然看见了,不撩上一把,怎么能行啊?!

“阿洛!什么事,这么开心啊?师尊好些了吗?”

“哦,师姐,没什么,师尊醒了,气色也不错 ,你要进去看看吗?”洛冰河这连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了,你感觉这洛冰河语气欢快马上就要翘上天了。

“什么啊,好事都不告诉师姐,那你快去给师尊做饭吧。”你装作扫兴的样子说道。

洛冰河听了,一时诧异,睁大了眼睛问道:“师姐是怎么知道我要去给师尊做饭的?”

完了完了,大意了,说漏了嘴,宁婴婴怎么会未卜先知,我这么一说,也就相当于我刚刚偷听了他们的话。你懊恼的想。

然后挠了挠头对洛冰河笑了笑:“我这不是瞎猜的嘛,就是这两天天天看见你待在厨房,又见你现在拿着碗盘,随口一说,谁知道你真的是给师尊做饭啊?!”

洛冰河把额头前面的碎发撩在一边,眨了眨那双卡姿兰大眼睛道:“奥,没事了,就不打扰师姐了,我走了。”

你:“嗯嗯,阿洛慢走。”

你过转身,走向竹舍,没走两步,又退了回来:          这会儿肯定有一堆人去看沈老师,我要不就不过去了,反正有时间和沈老师唠嗑。

嗯……今天晚上,可是沈大大和冰妹的第一次‘约会’啊,然后冰妹在不久就会搬到沈老师的竹舍住,天呐呐呐,终于关系更进一步,想想就激动。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