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筝

【全员] 你听说没,隔壁的基佬跟他“闺蜜”跑了!!!(一)

全员
欢脱向
人物属于秀秀,ooc 属于我
下面正文开始



美好的一天,当然要从…………冰妹的嘤嘤嘤开始了。

“师尊,师尊……你、你怎么不理我了?”洛冰河眨了眨眼,一副泫然欲泣,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家师尊。

师尊从早上起就不对劲,一直对自己爱答不理的,甚至还有点怕自己?难不成自己又惹师尊生气了?

沈清秋不说话,手里的扇子狂扇,心里一个劲儿的敲着系统。

系统!系统……系统你大爷的给老子出来!

【叮 ——2.1 版 本 更 新 完 成,欢 迎 使 用。请 问 有 什 么 问 题?】

卧槽,系统你还更新了?不是,先不说这个,我、我他娘的为毛变成瓜兄了?

没有看错,这个人外面是沈清秋的躯壳,里面可是如假包换尚清华!

【可 能 是 更 新 时,系 统 出 现 故 障】

不是,你这玩意儿一点保障都没有,这故障出的大发了,你知不知道,要是冰哥知道了我占了他师尊的身体,我还活不活了?

算了,料你也不靠谱,我去找瓜兄。

尚清华站起来就准备走,结果被洛冰河一把给拉到了人家怀里。

“师尊,师尊,对不起,弟子知道错了,师尊原谅我吧好不好,弟子下次探讨的时候绝对不会弄疼师尊了,嘤嘤嘤……”

尚清华:……瓜兄……救命啊!!虽然说是我儿子,但是老子一点儿也不了解他啊!为啥抱着就开始哭,冰哥,你知道你ooc 了吗?!

尚清华刚想开口说我不是你师尊,结果系统就发出警告

【错 误,错 误! 此 行 为 不 符 合,此 行 为不 符 合,立 即 停 止,否 则 马 上 扣 除 所 有 指 数!】

尚清华听了舌头立马拐了个弯,道:“啊……咳咳,那个,冰、冰河啊,为师有事所扰,一时没顾上你……额……那个……”

不是,系统你是要闹哪样啊,知不知道我要是真的被冰哥发现了,就算是瓜兄,我也玩完了!

【任 务 发 布,激 活 者——谢 怜】

任务?什么啊!敢问谢怜是哪位啊?

系统:……………………

系统我【哗——】你【哗——】的!!!

“可是,师尊你平时在忙,也会理弟子的,难道……弟子真的做错了什么?”

洛冰河打断了尚清华的思绪,委屈巴巴的说着。尚清华连忙摆手,决定果断放弃这个话题道:“没有,绝对没有,你可是男……不是,我最爱的徒弟,怎么会生气呢?走走走,咱们去你尚师伯那儿去。”

嗯……该怂就得怂。

洛冰河在一边正奇怪,师尊一般是不会对他说什么“我最爱的徒弟”的……奇怪,师尊今天怎么像变了一个人?

另一边。

沈清秋裹着被子,打着喷嚏道:什么情况?我怎么来这儿了,我记得明明是和冰河一块儿啊?

“吱呀——”门开了,扑面带进一股寒气,沈清秋定睛一看,是漠北君。

沈清秋揉了揉鼻子道:“是漠北啊,看见你家君上没有?”

漠北君听了,眉毛一皱,提着沈清秋的领子,一把把他拽了出来:“尚清华,我现在是太宠你了吧,连我的大名你都敢叫,恩?”

沈清秋被揪的一脸懵道:“啥?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看错什么了,尚清华你是想今晚不好过了吧?”漠北君道

沈清秋听了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敲了敲系统:喂喂喂,系统大妈,快快快出来,这是个啥任务啊?我变成了尚清华?!

【叮 ——2.1 版 本 更 新 完 成,欢 迎 使 用。请 问 有 什 么 问 题?】

啊,系统大妈,你更新了,那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什么意思?

【系 统 更 新 时,出 现 故 障】

啥玩意儿,坑爹的玩意儿。看来要去找尚清华了。

沈清秋扭了扭身子,却发现挣脱不了漠北君的大手,便开口道:“漠北,快放我下来,我得去找一下人……”

漠北君听了,松开了手道:“你找人作甚?”

“我……”

“瓜……尚师弟!!!”

沈清秋 ‘ooc ’之后的声音,穿进了沈清秋自己的耳朵。

沈清秋现在真的很想去揍一顿尚清华,他真的除了特殊情况,是不会大喊的好吗?这下逼格得扣多少啊?

尚清华冲进了屋子冲着沈清秋大喊道:“瓜……沈师兄,我终于找到你了!!!”说完就抱住了沈清秋。

后面的洛冰河进来看了这一幕,脸立马变了,甚至黑的可以滴出水来,那个眼神,似乎分分钟可以撕了在尚清华身体里的沈清秋。

沈清秋还从来没体验过被洛冰河用这种的表情盯着,立马推开尚清华。

“君上,到属下这里来所为何事?”漠北君问道。

洛冰河不耐烦,走到尚清华跟前道:“无事,家师到这来找你家那个。”

尚清华见此清了清嗓子道:“冰河,你和漠北先下去吧,为师有事和你尚师伯说。”

洛冰河听了,委屈的板了板嘴:“师尊,什么事,我都不可以知道,你和尚……尚师伯关系那么好吗?”

沈清秋见状,条件性向前走了几步,想揉揉洛冰河的狗头,突然想起自己是尚清华然后就默默地退了回来。

哎,不对,我为什么不和洛冰河说明情况呢?

想到这里,沈清秋欲要张口,突然一个机械的声音发出警告

【错 误,错 误! 此 行 为 不 符 合,此 行 为不 符 合,立 即 停 止,否 则 马 上 扣 除 所 有 指 数!】

这可吓得沈清秋立马闭嘴,这坑爹玩意儿又在搞什么鬼?怪不得洛冰河不知道那个‘沈清秋’根本不是他的师(lao)尊(po)呢,尚清华根本就没告诉他,正确的说,尚清华根本就不敢告诉他!

沈清秋揪了揪尚清华的袖子,低声道:“飞机巨巨,你的系统是不是发布了什么任务?对了,现在你就对洛冰河说…………咳…说下次为师……咳咳,让你用捆仙锁。”

这么个事儿,还得赔上我的老腰……算了,老子豁出去了!

尚清华对沈清秋比了个OK 的手势道:“冰河,你先出去……下次为师让你用捆仙锁。”

尚清华说的非常流利,一丝的后悔都没有。

洛冰河听了立马脸色就不一样了,甚至尚清华感觉看到了洛冰河头上的粉红泡泡,只见那家伙道:“师尊说的是真的,不能反悔啊!”说完就开心的走了出去。

尚清华回过头一脸的匪夷所思:“瓜兄,这是什么好法子?”

沈清秋没回答他,反问道:“你家系统发布了什么任务,要不然咱俩怎么会灵魂互换?”

尚清华道:“没说是什么任务,就是说什么激活者,叫什么来着……奥,谢怜,激活者是谢怜。”

这时,沈清秋的系统也发布了激活者

【任 务 发 布,激 活 者——魏 无 羡】

“我这儿也有了,激活者叫魏无羡。”沈清秋说道。

【任 务已 发 布,已 将 另 外 两 本 书《魔道祖师》,《天官赐福》的 激 活 者 传 送 过 来, 请 贵 方 做 好 准 备】

沈清秋&尚清华:什么玩意儿,不是一本书?!

让我们回到几个时辰以前——

“哎哎哎,江澄,你别生气啊,你看啊小思追那么听话,金凌看上他,也不吃亏嘛。”魏无羡坐在江澄旁边开始逼逼叨。

江澄的脸更黑了:“这个死孩子,宗主之位,屁股还没坐稳,甚至还没捂热乎,就开始搞那幺蛾子,要不是被我撞见,不知道还要瞒多久,真是越大越不懂事,难道我们江家的猪,就活该被蓝家的白菜拱了不是?”

魏无羡笑嘻嘻道:“你这就想的不对了,你看看蓝家的白菜,一个个品行端正,气宇轩昂,咱们被他们拱了岂不是妙事一桩,只不过蓝启仁又要被气死了。”

江澄道:“行了行了,闭上你的嘴吧,我走了,你在这儿喂你的兔子吧。走了。”

魏无羡笑的一脸不怀好意:“猪——母——哎,慢走,不送。”

江澄听了,立马亮出紫电,咬牙切齿道:“魏无羡!我今天必须要让你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明知道江澄最忌讳别人叫他主母,这魏无羡叫他猪母,岂不是摆明了他就是白菜宗主看上的猪?

魏无羡见了还不闭嘴,边说边跑:“啧啧,江澄,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不是你自己说的江家的猪嘛,我叫猪母怎么了?怎么了?!”

江澄的紫电开始‘啪啪’作响,脸黑的简直堪比……煤炭:“看来我没带仙子就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哎,别呀,江澄云深不知处禁……二哥哥救我!”魏无羡看见蓝忘机,就飞也似的冲了过去。

一旁的蓝曦臣看见江澄的黑脸,心中了然,肯定是无羡又惹到了晚吟了。

这时,一阵狂风铺天盖地的卷来,蓝忘机和蓝曦臣察觉到这风邪气的很,准备赶紧拉住自家道侣的手,以防被风吹的摔到。

突然,风戛然而止,蓝忘机和蓝曦臣虽然都没拉到自己家道侣的手,却也松了一口气,然后在定睛一看,蓝曦臣那万年不变的笑脸出现了一丝裂痕,蓝忘机那冻人的气场又升了几级。

江澄和魏无羡,不见了!

“啊——江澄啊!什么情况啊!”魏无羡感觉自己在从上面摔了下来,而且一定会脸先朝地!完了完了,他的脸蛋,保不住了。

“砰——”魏无羡不出所料的摔的下来,但是所幸脸蛋没有朝地,否则他可真要蛋疼了。

哎,不对,为什么摔下来不疼?难道,我是压着江澄下来的?

“……咳咳,这位……仁兄,你下来可好?我、我要被你压死了……真的,要死了……”

下面传了幽幽的声音,魏无羡断定了下面这个肯定不是江澄!他低头一看,那人一身青衣长袍,华贵非凡,手中松松的拿着个扇子,上面写着一个大字‘风’,这把折扇做工非常精细,虽然有些修补的痕迹,但是绝对是吧好扇。

他看了半晌,下面又传来声音:“仁兄……你、你可否起身?”

魏无羡一听,立马抬起屁股,不好意思道:“啊,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兄弟可无大碍?”

那人起身拍了拍土,冲他一笑道:“无妨无妨,仁兄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魏无羡环视了一圈周围,他们所在的地方应该是是一座郊外的破庙。

突然魏无羡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不知,我们也是刚刚来这。”

一回头,就看见‘自己’黑着一张脸,魏无羡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威胁,低头一看,映入眼帘的基佬紫,不可置信:“江澄,是你吗?”

自己还是黑着一张脸道:“你说呢?不是,魏无羡你每天干什么呢,这腰莫不是要废?”江澄莫名其妙的来的找个地方,又莫明其妙的进了魏无羡的身体,忍受这不可描述的腰疼……
江宗主今天有点儿烦,有点儿烦……

那人看得有些懵,问道:“请问二位有何事所困?”

魏无羡收起那颗怦怦乱跳的心道:“没啥事,不知兄弟如何称呼?”

那人笑的一脸爽朗道:“在下上任风师,师青玄。”

“云梦魏无羡。”‘魏无羡’说道

‘云梦江晚吟’‘江澄’说道。

江澄和魏无羡没带要和师青玄就是换身体这件事,自己就报了现在自己所在的身体的名字。

“哎,等等,风师?兄台,你是神仙吧?”魏无羡问道。

师青玄打开扇子,扇了扇风:“不过现在不是了。”

魏无羡听了抱拳道:“对不住兄台,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师青玄笑了笑道:“没事,这算不着什么伤心事。”

“不对”江澄往后拉了拉魏无羡“这人身上有鬼气。”

师青玄也不遮掩,反而大方承认:“是,我身上有鬼气,因为自家道侣是鬼王。”

得,这又是一个给,江澄想到。

魏无羡不一样了:“哎哎哎,你也是断袖?你家的还是鬼王?不过我家二哥哥也很厉害。不瞒你说,我们两个的道侣也是很厉害的!我跟你说……”

江澄立马把魏无羡揪回来,咬牙道:“魏无羡,我警告你,不要用我的身体做这种事!”

魏无羡听了笑道:“咦,江澄,你也不要用我的身体做一些不符合我的行为的事,就比如——黑脸。”

江澄听了,习惯性的抽出紫电,却发现,自己现在是魏无羡,然后准备上拳头,突然又发现,这是自己的脸。算了,换回来的时候,魏无羡你就废了。江澄这么想到。

旁边的师青玄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你们不是道侣啊,我还以为你们俩是一对儿。”

江澄:“什么,魏无羡?他才没有蓝涣好!”

魏无羡:“啥啊,江澄?他才没有蓝湛好!”

这边的师青玄欠笑道:“所以嘛——哎,太子殿下,你回来了!”师青玄大喊道,冲远方的一抹白色身影挥了挥手。

“嗯,青玄,我回来了。”白衣男子提了个竹筐,里面放了些食材:“我刚刚在周围看了下情况,发现前面那座山下面有一个镇子,然后想着天色也不早了,就买了写食材,咱们先凑合一下。”

师青玄的脸色变了变:“太子殿下,你为什么不直接买几个包子,馒头什么的?”

谢怜没有回答,这时魏无羡戳了戳师青玄道:“我为什么没有看出来你道侣身上的鬼气呢?”

师青玄一听,立马就笑了:“江兄,你误会了,这位是太子殿下,名叫谢怜,是我的好朋友,并不是道侣。”

魏无羡也不觉得尴尬,走到谢怜旁边道:“在下云梦江晚吟,不知太子殿下准备做什么?”

谢怜冲着魏无羡莞尔一笑道:“啊,江兄,在下在做晚饭啊。”

魏无羡立马管不住自己了,自觉的拿起了食材,也准备大干一番:“那好,太子殿下,我也来帮你。”

谢怜欢喜道:“那就有劳江兄了。”

旁边的江澄一脸无语,这人用自己的身体在做什么啊?

能把破庙当厨房……呵呵,没谁了,估计做出来可能也不能吃,还好自己已经辟谷了,江澄想到。

师青玄默默地凑了上来对江澄说道:“魏兄,我看我们还是离的远一点吧。”

“为什么”江澄奇道,不会和他想的一样吧……

师青玄扶了扶额,道:“别看太子殿下长的好看,但是,他做出来的饭,正常的人鬼神是吃不了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江澄虽然没有尝过谢怜的饭,但是魏无羡的,他可是没少吃,保准儿你能辣到飞升。

于是江澄拍了拍师青玄的肩膀,表示他不要绝望。

怎么办,师青玄觉得这个什么江兄做出来的饭可能也是吃不了的。不禁为自己的味觉默默的点个蜡……

—————

“瓜兄,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尚清华道。

“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呗。”沈清秋道。

“不是,瓜兄,你难道不着急吗?”尚清华问道。

沈清秋磕着瓜子道:“急能怎么办,难道急你就能想出法子?”

【叮——激 活 者——谢 怜 已 出 现】

“哎哎,瓜兄,系统说谢怜出现了!”

沈清秋豁的睁开眼睛:“在哪?”

尚清华道:“没说。”

沈清秋恨铁不成钢的扇了一下尚清华的狗头,发现那是自己的,然后就又细心的给尚清华调整了一下:“嗯,好了,走飞机巨巨,我们出发!”

尚清华:“ojbk, 走!”

飒——一阵风刮进了房间,洛冰河立马察觉不对,往屋中赶去,发现沈清秋和尚清华双双不见了。






啊,我在写什么啊【捂脸】
渣文笔,不要嫌弃
※还有,互换的身体我没有加引号,就直接写的他们是谁,应该看得懂吧……
支持哦,比心心。

评论(11)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