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筝

【全员] 你听说没,隔壁的基佬跟他“闺蜜”跑了!!!(三)

全员
欢脱向
人物属于秀秀,ooc 属于我
前文:
二:(http://wanzheng800.lofter.com/post/1f7571a9_ef3995d2



华贵的殿堂,寂静无声,只有几展烛火微微的点亮了黑暗,整个大殿充满着压抑的气氛。

“回君上,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沈仙师的消息……”纱华铃小声的说道甚至说到最后她都不敢说话,连喘气都感觉到了压力。

王座上的男人面色沉了沉,纱华铃立马觉得头皮发麻,那人浑身散发的王者之气压的她抬不起头,也不敢抬头。

半晌,那人才缓缓开口:“嗯……下去吧。”语气冷的要死。洛冰河坐在座位上,玩弄着手指,不知道在想什么。纱华铃毕恭毕敬的敬了一礼,不动声色的走出了去。

师尊被那一股妖风吹走后,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用天魔血都没有察觉到师尊的存在,就像是……凭空消失一样。

“君上,有消息吗?”漠北君走进屋子,问道。

“没有。”洛冰河答道:“那天的那股风非常不对劲,而且在我发现这股风不对劲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想必对方功力是于你我之上的……而且,那个怪风好像就是为了让他们消失不见,天魔血似乎找不到他们的下落,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有意隔开一样……”洛冰河的天魔印忽明忽暗,气场冷的吓人。

漠北君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思考着,洛冰河又道:“而且在早上,师尊表现得很反常,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害怕着什么,以师尊以往的性子,断不会这样,我在怀疑,师尊是不是被人假冒了……”

漠北君听了,也道:“不瞒君上说,尚清华在早上似乎也与以往不一样,我敢肯定,那人只是外表有他们的皮子,里面的肯定已经不是他们了。”

洛冰河嗯了一声,沉思片刻道:“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找到师尊,我真的……真的不能再失去他了。”洛冰河抱住头,那五年是怎么过来的,他自己也浑浑噩噩,明天给师尊输送灵力,说说话,那时候好歹有师尊的身体在,他还可以看见他,可以有一丝迷茫的希望,但现在……什么,什么都没了,师尊下落不明,不论用什么方法,都找不到师尊的一点消息,明明认为自己已经够强了,可以保护好师尊了,到最后还不是让师尊陷入危险?他恨,他真的恨这样没用的自己,连自己心爱之人都护不住。

洛冰河坐不下去,向漠北君摆了摆手示意他过来,然后与漠北君走向禁室。

漠北君明白了洛冰河要干什么,忙道:“君上,万万不可,心魔剑以成为碎片,万不可修复,不然后果……”

还没说完,洛冰河就打断了他:“漠北,我自己有分寸,我知道复原这心魔剑有风险,但是,为了师尊 我管不了那么多,你知道吗?”

“大哥,难道也发生了此等怪事?”一红衣男子走了过来,他的右眼戴着一只黑色眼罩,头发右侧结了一缕极细的小辫,以红珊瑚珠坠角,银蝶在他身边飞来飞去,手里拿着一对玲珑骰子玩弄,周身散发着鬼气。

漠北君立马提高了警惕道:“你是何人?”

洛冰河见了,眯了眯眼道:“无妨,漠北。难道三弟也同样遇此情况?”漠北听洛冰河叫那人三弟,便也不说什么了。

花城笑道:“我以为大哥会有法子,看来是跟我一样束手无策啊。”

洛冰河道:“嗯,我这儿是没有一点消息,看来你那里也没有……不知二弟是否与你我一样 ,不如我们去哪里想想办法。”

花城没说话,点了点头,把手里的玲珑骰子向上一抛,前方出现了一扇门,花城道:“大哥,心魔剑你就不便复原了,复原需要时间,我们要尽快。”

洛冰河嗯了一声,随着花城走进了门里。

漠北君思量一二,决定尾随洛冰河后面,突然,他发现他旁边有一个身着朴素衣袍,嘴里还叼着一个……饼子的人,漠北君看了看,回头跟上了洛冰河。

“忘机不必担心,无羡应无危险,晚吟还在,应该会保护好自己。”蓝曦臣拍了拍蓝忘机的肩膀,安慰道。

怎么能不担心啊,道侣无缘无故的就消失了,换做是谁,都不可能安心。蓝忘机和蓝曦臣都叹了一口气。

就这几天,修真界都快被姑苏蓝氏翻遍了,现在人们都知道江家家主和蓝二夫人失踪了,兰陵金氏的小宗主都快急疯了,毕竟这是他在世上最重要的的亲人了。

一个姑苏蓝氏的子弟进来,打断了兄弟二人的思绪“宗主,含光君,外面有人求见,见穿着似乎不是一般人,放他们见来吗?”

“嗯,让他们进来吧。”蓝曦臣挥了挥手道。

外面进来了四人,蓝曦臣见蓝忘机见了这四人,脸上燃起了希望,又听蓝忘机道:“大哥,三弟。”

一黑一红的两人嗯了一声,蓝曦臣立马让给他们赐座,笑道:“想必这就是忘机的结拜兄弟了,不知贵方来此有何指教?”

洛冰河也不遮遮掩掩道:“不瞒宗主说,我们几位的道侣失踪了,所以来请二弟帮助。”

蓝忘机淡如琉璃眸子缩了缩:“大嫂和三弟妹也不见了?”

洛冰河和花城点了点头,花城道:“我们用尽了法子都没有消息,想到二哥这里,我们一起想想办法。”

……

这几天为什么这么能跑啊?谁能告诉我,这是个什么地方?沈清秋看清眼前,脑袋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

这地方看起来热热闹闹的,感觉像极了……青楼。

“这又是哪儿?”魏无羡打量了四周,喊到。

沈清秋道:“我觉得这像是什么烟花之地。”

师青玄对众人笑了笑道:“大家误解了,这是鬼市,极乐坊。”说罢,师青玄似乎察觉到什么,看向谢怜,谢怜也是一脸惊讶:“太、太子殿下,是不是你?你这么跑我身体里了?”

江澄看向师青玄和谢怜,杏眸眯了眯眼:“看来,我们都遇到这种问题了。”随后在沈清秋和尚清华身上扫了一圈。

沈清秋轻咳一声道:“咳,不错我们的灵魂都互换了,也就是说,我们两个,魏兄和江兄,太子殿下和师青玄,躯壳里的灵魂都不是自己的,而是和你一起的对方的灵魂。”

谢怜低头:“不错,看来这是有什么未知的因素在其中。”

【任 务 发 布——请 帮 助 魏 无 羡 江 澄,谢 怜 师 青 玄,灵 魂 归 位】

沈清秋&尚清华:……那我们怎么办啊?

【帮 助 他 们 恢 复——贵 方 自 然 恢 复】

沈清秋:怎么可以帮助他们恢复?

【请 贵 方 自 行 琢 磨】

沈清秋:……艹,这让我这么想?坑爹的玩意儿!

尚清华蹭到沈清秋旁边小声道:“瓜兄,这怎么办?”

沈清秋皱眉:“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随后又向众人说:“要不我们先想想,互换之前有什么共同之处?”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道:“我和江澄来之前,是被一个狂风刮过来了的,等我们反应过来时,就已经这样了。”江澄点头,表示就是魏无羡所说的。

谢怜道:“我和青玄换之前,应该是我们击杀的那个邪祟腹部散发出的白雾有问题,但是大家都吸入了少许的烟雾,都没有问题。哦,我是说,如果白雾可以让吸收的人灵魂互换,那么四位也应该换回去,但是,并没有发生这种情况。而且白雾是因为一阵风而吹散的,也就是说,我们也是因为一阵风的原因,而互换的。这样想来,沈峰主他们可能也是因为风的原因。”

沈清秋:不不不,太子殿下这可真不是,我们是因为系统才换的,心里虽这么想,但面上却摆出一副我也是这样,太子殿下说的很对的表情。

尚清华冒了冒冷汗道:“那这邪乎的风是个什么鬼东西?”

师青玄道:“不知道,而且我和太子殿下来到沈峰主所住之处,也是因为一股怪风。”

魏无羡听了,看向师青玄:“青玄,我没记错的话,你说你是上一任风师?”

谢怜也道:“对,青玄,你是风师,你知不知道有什么风可以让人灵魂互换或是能让把人吹到别的什么地方?”

五人的目光都扫向师青玄,但师青玄摆了摆手,眼里透露无奈:“这个可以把人吹走的风,我倒是知道,因为这个法术我经常用,风是到处跑的,我每次只要挥一下扇子,让哪里的人到那里,风都会听号施令,这些都是非常方便的,但是这个……可以让人灵魂互换的风,恕我无知,没有听过这个邪乎异常的法术。”

沈清秋听了脑子一抽,半信半疑的拿起他腰间插着的扇子,心里想着洛冰河,然后又扇了两下……

师青玄见此,笑道:“沈峰主,这个是把普通的扇子,而我说的是风师扇。”

沈清秋尴尬的收回扇子,笑了笑。

江澄道:“那,风师大人,请问你那把风师伞是否能用?”

师青玄甩了甩手:“你说这个啊,我现在只是一个凡人,并无法力,就是有风师扇也没有用。”

谢怜立马道:“青玄,神力我可以给你借,你真的可以保证三郎他们会被风召回来吗。”

“这个当然可以,那既然这样,太子殿下就来吧。”师青玄自信的拍了拍胸脯。

谢怜抓住师青玄的手,送法力进去。

师青玄觉得久违的力量回归身体,拿着风师扇,朝着空中一扇:“风来!”

————

“那么这样,看来他们的失踪与这怪风脱不了干系。”花城摸了摸下巴。

突然,一阵狂风铺天盖地的袭来,众人都加强了戒备,贺玄眯了眯眼,发现那风是师青玄经常把他刮到他旁边的那一类的风,随即对花城喊到:“血雨探花,这风是青玄召来的,我们跟着这风,说不定就可以找到他们。”

众人点了点头,然后消失在了风中。

比心心~

评论(2)

热度(159)